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我转

 
 
 

日志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2017-01-05 09:49:02|  分类: 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来自周刊君大家族成员“有意思网”(ID:youyisi_cn

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正以“野蛮生长”的方式向世界宣告崛起。

据艾瑞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端游电竞市场规模为269亿元,2016年预计将超300亿元,增速为30%。电竞的火爆有目共睹,腾讯也把腾讯电竞变成独立子品牌、阿里巴巴投资1亿元打造电竞赛事,并与巨人网络成立移动电竞联盟……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图片数据来源:艾瑞咨询)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承认电子竞技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运动项目。2016年9月,教育部发布的《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中,增补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十多年的发展,电子竞技产业终于从“江湖之远”一步步走向了“庙堂之高”。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连一向严肃的CCTV2,也会播放Ti夺冠的消息)

从过去被视为洪水猛兽的网络海洛因到现在高收入、年轻人羡慕的电子竞技;从曾经的“边缘产业”无人问津到如今成为各路资本争相追逐的热点;从网吧里年轻人的小打小闹到如今可以跨出国门为国争光...

这次,我们联系到了中国电竞的亲历者,他们分别是将自己所有青春都投身给CS的老帅哥Alex,从电竞玩家转型为电竞商人的伍声2009,以及今年在Ti上拿得冠军准备继续完成学业的Wings战队。

让我们重温他们走过的痕迹,感受中国电竞走过风风雨的十年。

01丨Alex,CS世界冠军的骄傲与迷茫

2005年12月11日,北京首钢体育馆。中国wNv.Gaming VS 韩国Project_kr战队,第三届WEG世界总决赛CS冠军争夺战。

三局两胜,wNv先输一局,然后扳平,把对手逼入第三局,决胜局地图Inferno。

开场wNv就落后,被打成3:6,局面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没钱了,经济局,只能买手枪,现场观众紧张的鸦雀无声。

作为wNv队长的Alex决定破釜沉舟,赌一把,冲B点。

韩国人拼死防守,在B点发生激烈的近距离遭遇战。

wNv除了sakula全部阵亡,对方B点也只剩一个。两人都拼红了眼,近距离跳着圈对射,sakula子弹打光了,对面子弹也打光了。

就在对方换弹夹的一瞬间,sakula毫不犹豫的拔出匕首,一个跳转近身捅死了对手。

虽然那局还是丢了,但这一幕却让现场所有的观众为之沸腾!大家站起来,高举双手,不论什么国籍,支持什么战队,在那一刻,大家嘴里喊的都是“wNv”!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即使时隔11年之久,看到这张照片依然不能忘记当初的感动)

最终,wNv以16:12获得WEG2005新科世界冠军。

赢了,梦想在那一瞬间变成了现实。

Alex说当时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比赛房,韩国人做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以至于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全场爆掉的掌声和欢呼声才轰的一下砸进他耳朵里,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2001年7月,Alex卞正伟第一次接触CS。没有武侠小说里的浪漫情节,他并非是骨骼精奇的CS天才少年,第一次拿起鼠标战斗的经历甚至让他不忍回想,枪声响起,血浆四溅,同伴的嘲笑声压得他抬不起头。

不过看着身边的朋友都在玩,没过多久Alex就深陷其中,用着网吧双飞燕的键盘和滚轮鼠标,看着CS最原始的画面,Alex开始迷上了这个游戏。

并模仿别人成立了自己的战队:FDB。就是复读班的意思,因为当时Alex的队友都是复读班的同学。而志向远大的Alex给自己的战队设立了CS生涯中的第一个目标:打遍厂区(重庆发电厂)无敌手!

如果知道未来,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感动的开头。但是在当时,这一点都不感人,因为Alex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混混”,没有工作,没有学上,每天都在网吧里玩游戏。

这支FDB战队也开始了有模有样的训练。其实所谓的训练也就是5个人在网吧里每天和别的队伍打比赛。

Alex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他们最早训练的网吧叫立渝网吧。通过讨价还价,通宵可以给他们打折到5元。当时Alex每两天的生活费是20元,来回的车费总共是8元,每次训练都只有2元钱的富裕。

训练苦Alex并不怕,最难熬的是每天晚上通宵训练时队友买饭吃,自己明明饿的要死,不停的咽口水,嘴上却要笑着硬说自己不饿。

“当时职业的概念很简单,就是可以免费训练,好像都没有工资。”Alex说。也是从这一刻开始,Alex踏上了一条新的道路。

不过尽管可以节省很多费用,但家里的压力始终没有减轻,家里人整天对Alex说你玩游戏能有什么前途啊,好好找份工作,比如餐厅服务生之类的都行啊。

青春无惧也好,没有责任感也罢,20岁的Alex仍在专心训练。直到2002年底,真正影响他命运的机会终于来到了。

2002年全国的CS气氛已经非常浓厚了,因此北京的DeviL战队打算成立VIP分队,包吃包住+每月1200块,这就是当时中国最顶级的职业战队待遇了,Alex得到了邀请。

当时的Alex非常兴奋,很着急的回家告诉自己的母亲。他说他能赚钱了,有老板付工资,而且打比赛也有奖金,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了,可能挣得还比服务生多,也是自己喜欢的东西。

Alex的母亲很认真的听了儿子说完这番话,而她也听进去了,也很开心,因为作为一个母亲,她的想法非常简单:只要我的儿子能赚钱养活自己就行了。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当年硬骨头般的deViL*United)

他辗转从DeviL到deViL*United战队,并带着deViL*United在WCG上拿到了世界前8的好成绩。由于央视《电子竞技世界》栏目全程跟拍了WCG2003,作为队长的Alex也火了。

中国WCG冠军和世界八强的成绩给Alex带来了很多改变。首先作为一名选手,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去向问题,也不用担心回到重庆端盘子。因为他是所有战队挖人的目标。

而最大的改变,是他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2004春节,Alex又回到了成都,当时工资已经涨到了每月1800。当他回到家乡时,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当明星的感觉。

一些报纸和电视台都对他进行了专访,而朋友和同学都很佩服他,这一下他在那个他当年想要打遍无敌手的厂区出了名。而他的母亲也第一次向亲朋好友介绍起儿子的工作。

为了心中的世界第一名,Alex接受了wNv的邀请,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被明确选为队伍指挥,有了全局性的思考。

正是在这种思路下,2005年春节Sakula加入后,wNv.Gaming开启了自己的辉煌时代,以全胜的战绩完成2个月的异国进修之旅,回到国内与韩国Project_kr战队进行最后的对决,这也就是文章一开始的那一幕。

如果故事像童话一样在这里戛然而止,那一切都是很完美的,最后给他们加上一句: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现实中并没有童话故事,生活还在继续,并且是以衰败的形式。

Alex说,当梦想和目标都实现后,迷茫也随之而来了,世界冠军都拿过了,不知道自己的新目标在哪里。

同时,2004年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电子竞技被打上了“电子海洛因”的标签,加上当时国内电竞市场并没有像韩国一样形成完整的体系,一个世界冠军,并不能让你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等价的物质条件,随着年龄的增大和生活的压力,Alex终于在2010年宣布正式退役。

在这之后,Alex也尝试过回归平淡的生活,像别人一样朝九晚五的上着班;或者像最近几年刚兴起的网络主播们一样,做一点游戏直播...他在生活中扮演着朴实的角色,但内心依旧炙热的电竞的心却始终没有停止。

就在去年,Alex尝试开始组织自己新的队伍,至少他觉得这个地方,离他的梦想更近。

采访结束的时候,我说你摆个Pose我拍个照吧,Alex马上摆出招牌动作,依然笑的一脸阳光俏皮,只是眼角有了些许皱纹。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02丨伍声09,从电竞人到电竞商人

下午2点,伍声看起来还是睡眼惺忪。前一天晚上,他刚刚结束了一场 Dota 的对决。

熊猫杯英雄未老 Dota 赛,伍声带领元老级的 Tys 战队出战。Tys的队员还有小乖、NADA、情书、大熊、杨凯,几乎都是当年耳熟能详的 Dota 元老。久违的“老炮儿”重出江湖,承载着 Dota 黄金时期的全部寄托。三局两胜,结果 Tys 连挂两局直接被淘汰。

“我没有那么强烈的求胜欲了,专注度和执行力也真的大不如前了。”自从2010年8月宣布退役以后,伍声几乎就没有再打过正式比赛。尽管只是一场无所谓胜负的情怀之战,伍声还是在微博上安慰了一下自己的粉丝:“让大家失望了,下次我办个新的比赛。”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这是他在电子竞技行业的第11个年头。

2005年的8月,一个身材瘦弱、长相秀气的大男孩在母亲的陪伴下敲开了全国名校浙江大学的校门,这个名叫伍声的新生在同年的高考中以508的高分(满分630)考入了浙大的生物医学专业。

就在大家以为这个男孩前途一片光明之时,他却选择了一条跟他的前辈李晓峰相似的路...

刚进入大学的伍声就和朋友一起组了一个自己的战队avnc。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爱玩游戏这点还要追溯到,小学四年级伍声第一次接触到街机游戏。虽然此后屡屡被老爸从游戏厅里抓出来就接受“孝子”教育,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新中国的“电脑房一代”。

为了Dota,伍声开始频繁的翘课,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尽管山高皇帝远,家里人还是察觉到了。伍声是个孝顺的孩子,家里那边需要他的一个交代,所以他迫切的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实现自己的心愿。

但偏偏在这时avnc在WCG上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伍声一气之下解散了队伍。

眼见自己不能撼动第一,只好退而求其次加入第一。2008年5月,伍声在得到了GK与Longdd的引荐之后,同另外一员大将shasha来到了北京,组成了现在EHOME。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加入Ehome是伍声的人生转折点,这是他第一次身边有了职业水平的队友相助,而有了伍声这个稳定的发力点,Ehome也迎来了飞跃。

在WCG的决赛中,EHOME与Mcc的比赛在前半段十分焦灼,一时间难分胜负。但就在双方在近卫丛林的一场团战时,伍声的精灵龙凭借着巧妙的走位完成了五杀!

几十分钟之后,伍声与他的队友们站在了亚洲之巅。

但拿到世界冠军的伍声却在一片掌声中选择了退役。

“在那个年代,电竞难登大雅之堂,没有什么正式的退役仪式,不打了就是不打了。我已经在游戏里证明了自己,接下来得想清楚Dota这口青春饭吃完了以后,我该做什么,以后靠什么安身立命。”

退役后的伍声并未淡出Dota圈,而是在好友海涛的支持下开始接触视频解说,首创《从零单排》系列。

一改过去观众们欣赏高端大神华丽操作的风格,真正地让普通玩家能够学习到各个分段的战术打法,对不少新人玩家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当然选手、解说做视频归根到底还是为了赚钱,2010年左右电竞选手的工资普遍很低,退役选手经常会面临着生存的压力。

而当时做视频赚钱的方式很简单粗暴,无非是在前几十秒给聊天室、页游打打广告,甚至有DOTA解说为后来的竞争对手LOL打宣传标语,只为了不多的报酬。

伍声则在这个时期显示出了他高人一等的眼光和商业头脑,他将宝贵的广告时间留给自己的淘宝店,“可以说,现在视频里各种弹幕淘宝链接的‘始作俑者’就是我。”

如今在所有解说视频中已成常态的各种淘宝链接,都离不开2009在最初的勇敢尝试。而他自己恐怕也难以想象,一次创新举动在几年后已发展为一项利润巨大的盈利模式。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去年仅双十一一天,伍声一家店的营业额就达到了200万。眼下,以“大酒神”为品牌的四个淘宝店一年的流水都已经超过了千万。

虚幻的时空背后是真实的经济,这和当下中国让人惊异的网红经济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电竞主播的受众绝大部分是以大学生为主的宅男群体。

不同于“看一部韩剧换一个男神”的花心,电竞圈的粉丝黏性要远远高于娱乐圈。

“伍声2009店里的零食,我都买最贵的套装,买回来丢垃圾桶,签名照留下,只为了给2009刷淘宝皇冠。”这样让人匪夷所思的留言,就是粉丝经济的效应。

有了丰富的厂商资源和经验积累,伍声创建了一个第三方电竞服务平台——狂战。从2012年狂战就开始帮电竞主播代理运营淘宝店和各种电商业务,眼下已经聚拢了若风、小智、Miss、小漠等圈内人气最高的电竞主播。

同时,伍声还拥有另外一家主营游戏研发和游戏视频的公司玖果科技。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在几年前,国内电子竞技行业发展还不成熟。虽然中国体育总局早在2003年就将电子竞技列为体育项目之一,但社会主流依然认为打游戏是一件难登大雅之堂、不务正业的事情。

就连伍声自己也说,“我当时休学去打游戏,父母虽然同意了,但他们也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件能和我未来挂钩的事情。只是成全了我作为儿子的一点爱好。直到现在,他们觉得我钱赚得比他们多,自己领导的小孩都想和我一起吃饭,才觉得我是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

刚刚退役时,伍声住在下沙一间简陋的小居室里,床头堆满了《马云谈创业》、《20几岁如何赚到第一桶金》这样的励志读物;今年2月,他搬进了上海市区一幢被CBD环绕的高端楼盘,还成了王思聪的邻居。没有改变的是,不爱旅游,难得运动,伍声还是当年的那个阳光宅男。

“现在的我,不再是当年那个孤注一掷的职业玩家。用握力器练手指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也很少再去回忆关于Dota的纯粹时光了。现在一大早叫醒我的,往往是一个来自团队的语音会议。”

如今,伍声的据点早已不再只是一张RPG战略地图,冲出Dota森林,才是下一轮攻城略地的开始。

03丨Wings,狂热后的清醒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句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开篇名句用在如今的电竞圈也不为过。

今年电竞圈最轰动的一件大事,莫过于Wings这支队伍在没有任何明星运动员,零经验的情况下,一路厮杀到总决赛,并一举拿下Ti 6的总冠军,和6000万的奖金。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除了名誉和奖金,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商业活动,俱乐部的邀约,以及媒体的争相报道...

随着大量的资本涌入中国如今的电竞市场,电竞市场,电竞人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以前打电竞职业,大家都没什么收入,工资不高,奖金是大头,所以拼命练习,打出成绩才能过上好日子;现在不一样了,签约费暴涨,选手身价暴涨,广告费用暴涨,直播道具分成,开个淘宝店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回头再看那几万块的比赛奖金,还要跟很多人分,几乎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

而选手收入的失控,带来的连锁反应是选手失控了!

明星光环、来钱容易、信心膨胀,整天歌舞升平,花天酒地开始了,K王天天有酒局,豪车一辆接着一辆,吃喝嫖赌也都染上了。

心野了,就收不回来了。

因此也难怪在解说台上陪伴 Wings 拿到冠军的电竞知名人士海涛评论称,这些年轻的 Dota 2 天才们现在可能正面临着狂喜之后的空虚。

言下之意,在当下的市场环境里,Wings 队员很有可能迷失自己的方向,抵制不住更多快钱的诱惑。担心这样的情况发生,海涛决定做那个坏人,把煞风景的话都说出来。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但不得不说,如果电竞行业也有一股清流的话,应该非 Wings 莫属了。

赛后,Wings 队长和队员都发布了自己的夺冠感言。

队长张懿萍 y` 在微博上暗示,之前 Wings 在冬季赛阶段成绩低迷,队员之间做了“最后的约定”,TI6 之后作为一支战队的 Wings 反而遭遇了更严重的问题。结合之前队员做出参赛就是为了实现梦想的表述,外界猜测很有可能是队员约定为梦想最后努力一次。

无论能否拿到满意的成绩最后都将散伙,年轻队员退役读书,年长一些的队员去其他条件更好的队伍延续职业生涯。

Wings 站在可见的未来巨大商业价值的面前,选择激流勇退,对商业化野蛮生长的中国电竞行业反而会是一件好事。

那些把游戏当做生命的年轻人们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Wings 采用封闭式的严格训练,但训练内容有所不同。队员每天进行 8 到 10 小时的上机训练和 1 小时体育锻炼,禁烟禁酒,也不会熬夜晚睡——这就已经和不少战队烟雾缭绕,半夜两三点钟依旧灯火通明训练室形成了明显差别。这届 Wings 队员,夺冠前没人在直播平台上开直播,也没人自己运营或托管淘宝店。

这五个带着夺冠的梦想玩游戏的年轻人,告诉整个电竞行业:这里不只有商业,还应该有热爱。

在电竞这条道路上,我们还在步履蹒跚地走着,也许有人会像Alex一样继续坚持自己最初的梦想前进着,有人会像伍声在迷茫之后找到新的出口,也有人像Wings一样在狂热中继续保持着清醒...不管哪一条才是未来的出路,我们只需要记得,有这么一群年轻人把游戏当做生命一样来热爱。

而面对一个新行业的崛起,我们需要做的,则是给予那些把所有青春都投入游戏中的选手们,他们应得的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