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我转

 
 
 

日志

 
 

一个外国人眼里的扬州  

2016-04-28 15:27:01|  分类: 旧事重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亿

澳大利亚人安东篱和丈夫八十年代初去扬州游玩,一个四十岁的本地人和他们攀谈起来,他懂一点英语,邀请他们去他那间阴暗的小屋做客,给他们泡了两杯加了糖的白开水,然后和他们讲起在文革期间挨斗的遭遇,最后送他们一本破旧的小书《扬州名胜》,上面有这个穿着寒酸的中年人的一些笔记和着重点。这是这位澳大利亚人著作的开头部分,这本书叫做《说扬州:1550-1850年的一座中国城市》,我注重的细节是那两杯加了糖的白开水,那还真是我们那个年代淮扬人士最为地道的待客之道。

我祖籍泰州,之前,泰州地区亦属于扬州。我在扬州呆过一年,那年,正是如今落马的某书记在任的时期。那时候的扬州,国庆路还没有太大的改造,维系着破败古老却呈现出某种怀旧的气质。我每天从北城到西城往返,坐的公交车每天都要从国庆路经过。一路上,走走停停,目睹窗外的熙熙攘攘,总是感触万千。后来考虑就近租房,差点就租下前总书记故居的隔壁一户人家。那些长巷也是朱自清走过的地方,有时候想,就此定居,这也是我老婆曾经的愿望。但时过境迁,愿望也就不复,最近再去,已大有改观。每一时期都成为历史,每一个历史也总将以某种形式消失。所以,我怀念扬州。


杜牧的诗:

落魄江湖载酒行,

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

赢得青楼薄幸名。

扬州曾以青楼著称,还有着艳名远播的瘦马的掌故。似乎是一个艳遇的城市,事实上,那些年,我和我同事们都无此好运,唯一一位来自镇江的同事,在此找到他的媳妇,不过他媳妇也是外地人。扬州的女孩没有传说中那么漂亮,那年在街头看去的女孩甚至都有些乡气。也许这是一个误解。犹如如今身处上海街头,燕瘦环肥,一定目不暇接。当一个城市落败不复大都会的时候,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孩子投奔而来,就好像现在问,扬州漂亮的女孩哪里去了,答案一定是去了上海南京,甚至国外了。

宁波人构建的上海,而徽商建设了扬州。18世纪,宁波,则又充沛着福建,安徽以及山西的商人。

扬州曾经是个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某学者从石涛的晚期作品研究中,甚至提出,当时1718世纪的扬州从很多方面来看都是一个现代城市。当然,更加现代的特征,并不为这个城市所独有。侧面说,那个古代中国,多么的发达。马可波罗说他做了三年的扬州总督,19世纪的时候,人们在这个城市发现异教的寺庙多的吓人,甚至看到许多不类本地人的面孔。城市发达的时候,便具备包容性。

在石涛笔下,这座城市若有似无的隐现在薄雾与水汽中,令人神往。在视觉中呈现出悬浮中的现实,1953年,扬州的城墙被拆。这座城市最显眼的视觉表现形式就此消失。但庆幸的是,比起其他的城市而言,它留下了够多的其他遗迹。这是作者当时的感叹,如今呢?

夫差开邗沟筑邗城,后来是汉朝封为吴国的国都。称为广陵。作者解释为,开阔的山丘。当时的城墙14里半,围起的区域,足以容纳小块的耕地以及居住区、军营和市场。四百年中,虽然拓殖扩展,但总归是帝国的一个边陲小镇,在南北交汇之处。但汉末,这个城市便开始屡次被洗劫。451年——459年,屠城。鲍照写《芜城赋》,于是广陵被称芜城。扬州的悲剧性或许从这时开始注定。富裕,洗劫,洗劫,又富裕。

隋朝的太子杨广开始驻军广陵,负责管理南方幅员辽阔的省级行政区——扬州,于是他建筑了一个繁华的大都市,称之为江都。杨广在此立业,宿命的是,30年不到的这个朝代,最终杨广还是逃亡到了江都,等待618年的谋杀。他葬于扬州,1000年后,石涛将他的墓地画在一幅秋景当中。秋景适合亡国的气息。隋朝的时候,扬州下辖长江南北16个县,是现今江苏安徽两省的范围,到了唐代,重要性又得到重申。624年,成为都督府的驻地。E.H.schafer说,8世纪中国的宝石便是扬州,她是一座熙熙攘攘的资产阶级城市,金钱在那里轻松的流动,是一座衣着考究的城市,一座随时可以获得最好的娱乐的城市。显然,在南北交通的增长中,扬州获得了收益。后来黄巢乱时,这已经是重要的据点。957年,南唐面临后周的军队汹涌而至,城市又遭到了摧毁。李煜以诗:

江南江北旧家乡,

三十年来梦一场,

吴苑宫闱今冷落,

广陵台殿已荒凉。

凭吊这毁去的城市。三十年来梦一场,旧家乡。词句触动心绪。如今倒不是冷落,只是繁华更深处,往昔无处寻,家乡日新月异,人却无情结无记忆。

唐代扬州的城墙是广陵的三倍,到了后周,只围住唐代扬州城的东南一角。而北宋干脆就没有修城墙。明显地位有所下降,等到了南宋,这里却成了重要的堡垒。1276年,蒙古人好不容易将这个复杂的三城结构的堡垒打下来。这里的人坚持的够久,差不多在饿死的边缘,即使面对被俘皇帝的招降,守将李庭芝如是说,奉旨守城,却没有听说有诏喻降的。

蒙古人在这里吃了大亏,对于再修城墙就不是那么热衷的事情。当然元朝的军事是以骑兵攻击为主,也不注重守卫。朱元璋和张士诚打仗的时候,又开始在扬州筑城。后来,这里成了重要的府城。18世纪,这个城市,又在发达的过程中,八方来客,各色人等纷纷来此淘金。这里有18415月的,某位周姓书生的一段记录。他写从镇江坐客船前往扬州,船上的众生:

赤日行天,流水欲沸。舱不满七尺,内外坐二三十人。一时秀才酸气,乡先生腐气,和尚救人气,负贩葱蒜气,守钱虏臭气,衙门人仆隶气,皆随汗出,聚于鼻观,不辨何味。而又东鹾商开江锣,西船宰客起马炮。

  船上聊天,有客说,诸君亦知扬州有美人乎?美人不知与苏小葛嫩若何?

  这时候,诸人的反应是,秀才抓狂,乡先生不复能为道学面目,和尚悔削发。

  当年我们一组同事预备开拔扬州,亦有人如是诱曰:扬州美人多。

  抓狂情形。一样如是啊。

  不抄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