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我转

 
 
 

日志

 
 

借钱给理发店女老板  

2016-03-25 10:36:36|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旭明

    
邢美发是我曾常去的一家美发店的师傅,姓邢,不知名字是什么,也不好意思问,就叫她邢美发吧。
    
邢美发的小店就她一个人,但整得很干净,我挺喜欢那地方。听她与别的客人聊天,我大概知道了她的身世。邢美发来北京学手艺从小工干起,一直到自己独立开店,辛酸苦辣吃了不少。她身边有一个看上去比她年长许多的男人,据说是她的丈夫。那男人总操一口浓重的方言讲话,我听不出是哪里话,也猜不出说什么。不过,他经常与我搭讪,有一次反复问我行不行,我仔细地连猜带问的了解了他的意思,原来是他曾经当过建筑队的头,会水暖电工等,希望我给他介绍个工作。我哪有这样的门路啊?所以,也就一听而已。
    
邢美发还有一个儿子,我见到他时是上初三,邢美发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孩子将来要参加高考一定回原籍,否则白上了。她听了我的建议把孩子送回原籍西安。一次寒假回来,我眼见他递给孩子十块钱说,今儿中午活儿多不做饭了,自己去外面买包子吃。不一会儿孩子回来,退给她六块钱,我说:“四块钱就够吃一顿饭啦?还真会给你老妈省钱。”孩子莞尔一笑,没有说什么,让人怪心疼的。邢美发美发价格定得不高,吹个头才十块钱,所以特别愿意去。一来二去的就混得很熟。邢美发经常给我念叨屋内的装饰用具,以及棉签、洗涤液等都是顾客送的,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但也确实不知该给这女人送些什么。
   
该送的时候还真来了。有一天,邢美发告我,他儿子想上一个市重点高中,但分数差几分,学校要求必须要交一万五的赞助费才能上,否则名额就让给别人了。邢美发有点为难的喃喃自语道:“真不好意思,王大哥,跟您并不熟就张口借钱。您也别为难,借我,您是我哥,不借我,也是哥,也谢谢您。”说着眼圈发红,眼泪就要流出来了。还有啥说的?哎,摊上了:“妹妹,您别急,谁没有为难的时候,我虽然刚刚买房,手头也紧,但会想办法的。”我这人有耳根软、心也不硬的毛病。
     
第二天,正赶上开支,我又东拼西凑了点儿,把钱拿给了邢美发。
     
钱给出去了,心里却犯起了嘀咕:他非亲非故的,又不是熟人,能还吗?也没打个借条,以后会认吗?她会不会跑啊,我是不是被人骗了。嗨,算了,就算扶贫吧……想到这里,心里像十五个吊桶一样七上八下,不得安宁。一日与老友闲聊,说起这事,老友登时变脸道:“旭明啊,我说你傻,你就一直这么傻,这钱要是能回的来,我把脑袋给你,这种人太多了。她怎么可能再还你?”接着,她又讲了几个自己借人钱都没有还的例子。我无从考证其真假,可这一来更慌了,乱心。
    
又一日,与另一友小聚再聊此事。他简直就是那个老女友的翻版:不仅埋怨我不该借,举了几个自己遭遇的借钱不还的例子,而且还用教训的口吻说:“你这样下去很危险,听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吧,听过希腊神话农夫和蛇的故事吧,说的都是你,你就是那个东郭和农夫。接受教训吧!”被友人三说两说的,我悔死了。
   
心乱归心乱,后悔归后悔,美发还得去,总还抱一线希望吧。那是借钱不久再去美发的时候,吹完头给邢美发钱的时候,她突然不要了,说:“给啥钱啊?您那么多钱都给我了,这点儿钱我还能要!”她那样一说,我心里嘎嘣一下,先别说这个“给”字用得不当,就是不要钱是啥意思,是不是要把我拴住,用这一万五充抵我的美发钱。妈呀,这要美到啥时候才能抵完?我这后半辈子美发都撂这儿了?我越想越害后怕,心想可不能贪小利失大利:“这可不行,一码归一码,这钱必须给。”我以过去很少有的坚定和毫不犹豫的动作,将钱塞给了邢美发。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的心反倒平静了许多。不再想那事儿,不再想那钱,自认倒霉吧,虽然隔三差五的仍然去她的美发店。
    
一次,因为出国和出差,有十多天没去邢美发的店了,有一天正在外地的我突然接到她打来的电话,急匆匆地说:“王哥,怎么见不着你了,我找你有事儿啊。”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盘算“是不是又借钱啊?这次得一定得坚定地说‘不’。”心里这样想着,我嘴上却实话实说:“哦,我这几天出差了。”电话那头的邢美发说:“改天您来一趟,我先还您点儿钱。”第二天出差回来,我就赶去了邢美发的店。她等其他顾客走了,从沙发底座拿出一个纸包,说:“先还哥八千,等我凑上了那部分再还。”我有些不信,又有些迟疑,老毛病又犯了,半推半就地说:“还给什么啊,算了吧?!”邢美发则坚定地把钱塞到我手里,说:“借债还钱天经地义,哥帮了我,怎么能不还呢?”我无语,收下钱。
    
从此,不知怎么回事儿,我像犯了错误似的,不去想这事儿了,也不再想余下的部分,去的次数明显少了,直到有一天她再电我,让我去一趟速取余下的七千元钱。我有些恍惚和瑟瑟地来到她面前,看着她用同样略显粗糙的双手,从沙发底下拿出皱皱巴巴的纸包给我,边递给我钱边反复叮嘱:“数一数,数一数。”我执意不肯,她竟然拉着我的胳膊,一定要我当面数清。数完后,她说:“真的谢谢哥了,咱俩儿这次清了,哥的包袱也卸下来了。”我十分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妹妹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啦,快别说了……”
    
从此,我不再去邢美发的店了,一去便想起那档子事儿,多少受了点刺激。人常说,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我做到了;我今后要努力做到的是不要以自己之心度他人之腹。

 哎,这人情、人性、人生啊,这一篇永远写不完的关于人的文章啊——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