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我转

 
 
 

日志

 
 

中产阶层在中国的脆弱命运  

2015-02-02 11:25:31|  分类: 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勇

早在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就提醒,2015年,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可能进一步显现。换句话说,市场扩张的脚步,不再像过去那样大踏步向前,而是已经变慢。

现在,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变慢的脚步,可能会意味着什么。

中国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已经和有必要进入一个“新常态”。有希望的未来,正在改革的继续掘进、反腐的继续发力中打开,但在经济社会层面,“中等收入陷阱”的严峻挑战,也越来越不能忽视。

作为经济和社会,或许还有政治变化风向的重要指标,现在的中产阶层,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

美国码头工人哲学家霍弗说:“历史这个游戏的玩家一般都是社会的最上层和最下层,占大多数的中间层次只有站在台下看戏的份。”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这句话让人深思。但真的是这样吗?

                              脆弱的命运
       过去的只能回忆,也仅仅是回忆,有的过去并没有未来。

想起来,中产阶层出现在中国社会的地平线上,就像是一个梦幻。

开始,他们像是异域的东西,显得陌生,神秘,高大上;继而,成为一种社会时尚;而到现在,褪尽魅力,进入了存在的一个“新常态”。

在20世纪50年代,经过罗斯福新政重塑经济社会结构后的美国,就已经进入“中产阶层社会”了。而在中国,如果要给出一个时间点的话,那么,中产阶层作为一个从西方而来的社会学概念,引起讨论是从20世纪90年代“春天的故事”后开始的。

它之所以火,是因为中国社会正在从传统的社会结构向现代化转型,而现代化的标志之一,正是中产阶层的存在。

20世纪90年代末,在北上广深的一些高档写字楼,已经有一些外企管理人员的身影,供学者们想象一下中国的中产阶层应该是什么样子。但这个概念真正找到对应的社会阶层,是在21世纪初才开始的。

中产阶层在当时,主要用于指称这些群体:在星巴克里喝咖啡的人,出入于高档写字楼的人,外企、私企里的管理人员、技术人员,私营企业主……

现在回头看一下,这些人引领了2000年代的风尚和社会选择。尤其是2000年代的前几年,做一个公司白领,其吸引力并不比挤进体制内做一个公务员的吸引力差多少。年轻人认为市场可以给自己提供足够的机会,还没有认为自己只能去寻找体制的庇护。

所以,在过去的那些年,中产阶层如官方媒体所表示赞赏的,展现出一种蓬勃向上的精神,对未来充满想象。他们也频频用一些很有时尚意味的消费来刷存在感,建构自我认同。

那个时候,学者们关于中产阶层的一个讨论,形成了媒本话题,进入大众视野。这个话题的经典表述是:中产阶层扩大的话,中国就可以形成一个“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结构”,也即“中产阶层社会”。这样,我们的社会就会更加稳定。

这个媒体话题,把对中产阶层的阐述和想象,跟中国改革的宏大目标联系在了一起。中产阶层不再仅仅是市场和经济结构的社会产物了,也不再仅仅是去星巴克装高大上,而是具有推动政治改革、让公民权益得到更好保障的内涵。

但2008年后,阶层固化成为一个突出问题,市场和经济结构的风险加大,往中产阶层的通道变得狭窄。一套房几乎就可以消灭一个中产。

一晃,十几二十年过去了,到今天我们似乎突然间才发现,“中产阶层社会”仍然只存在于对未来的想象中,而中产阶层,面对中国社会的一切,其实也相当弱小。

他们已经有了另一种存在。

                             下坠和收缩   

一直到今天,有些人并不认同自己是中产阶层,日子过得那么苦逼,房贷、教育、医疗、生活的压力,透支着他们的健康。说自己是中产,实在有些苦涩,有些幽默。

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仍然意识到自己跟社会上层、社会下层是不同的,后两者也意识到跟他们的不一样。

这意味着,无论怎么样,那么多年来,他们关于自己是中产阶层的自我认同,已经建构完成了。不认为自己是,并不是矫情,而是在生活的压力中,在“下坠”的威胁中的一种无奈。

有一个问题很重要,体制内的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是中产阶层吗?

回答很艰难。

任何一个大规模、复杂的社会,都有“上、中、下”这三个层级结构,没有才是奇怪了。不同的只是每个层级在这个结构中的比例如何,是中层占多数吗,还是下层占多数?

因此,从所处的社会层级上,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肯定是社会的中间阶层。但似乎无法直接把他们和中产阶层划等号。因为,中间阶层在一个社会的任何历史时期都有,和“中产阶层”是否出现无关。

换句话说,中产阶层作为一个社会阶层,是和市场,和经济结构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后者是中产阶层的乳汁,正是吸吮了它们而拙壮成长,一断奶,中产阶层也就“下坠”到社会下层了。

但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是依托于体制而存在。市场、经济结构的变化,直接影响到中产阶层是否扩大,是否“下坠”,和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并不直接相关。

所以,仅仅从社会经济地位上,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当然也属于中产,或者反过来说,中产阶层和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一样,当然是也社会的中间阶层。但是,从中产阶层这个概念出现的第一天开始,对它就不是这样去思考的。

2003年的时候,《求是》杂志有篇文章关注到了中产阶层的存在,把其视为和体制内的人员,以及传统的工人农民相区分的“新社会阶层”。虽然它是从官方意识形态角度去看问题,但无疑是准确的。

之所以要澄清这一点,是因为,在中产阶层占多数的社会阶层结构里,社会要稳定得多,因为它可以确保市场和经济结构是很有活力和力量的,能够在政治、社会、经济结构之间保持相对的平衡;而仅仅是中间层级占多数的社会层级结构,则不一定,因为后者的区分,可能是根据体制内、体制外来的,市场、经济结构可能相对会比较弱小,不足以打造社会结构的稳定。

而我们目前面临的一个大的挑战,就是经济结构的风险,对社会结构的威胁。

所以,在中产阶层“下坠”,而整个中间阶层因为体制或别的力量,看上去并没有缩小的情况下,并不是对社会的稳定,社会良性演化没有影响。中产阶层的命运沉浮,其实是社会命运的直接折射,是能够规范到“中国接下来该怎么走?”的一个大问题。

                                另一种存在

但在今天,从作为一种存在来说,再从社会转型的角度去观察中产阶层,探讨“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结构”,不仅过时,而且也没有意思了。

问题意识已经变了。

中产阶层实际上已经疲惫。政治、社会、经济氛围的变化,导致了他们心态的变化。过去的那种意气风发,高歌猛进渐渐消失,焦虑和无力感不时袭来。

因此,和中国发展要进入“新常态”一样,他们也需要慢下来,停留下来看一下,看一下自己,看一下身边人,看一下这个世界,重新调整自己跟自己、跟他人、跟世界的关系,打开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探索让自己得以更好地存在的空间,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空间。就像我们前面讲的,进入存在的一种“新常态”。

所以,需要先在心理上撤退,撤到自己的内心,自己的生活中。然后,再从内心,再从生活出发,去和这个世界打交道,去尝试发现另一种在过去没有很好地体验、探索的东西。哪怕,去体验、探索这样的东西,仅仅是对不符合自己价值观,具有压抑性的东西的一种消极抵抗。

这个“新常态”的出现,寓意深远。

当然,它是受到政治变化影响的。有些东西已无法再说,中产阶层的存在,已不可能去履行它应该具有的那种政治社会功能。这意味着他们必须把自己还原成为纯粹的经济动物和生活动物,关心赚钱,关心生活即可。但中产阶层和社会下层的不同就在于,他们不可能仅仅是这样存在的,赚钱和生活并不能解决他们安身立命的问题。当无法从整体的政治社会目标去改变什么,那么,就需要从自身的提升中去改变。

而社会结构在变化中,也调整了中产阶层跟其它阶层的关系。他人的命运,也可能就是自己的命运,但是,当关心别人的命运受挫时,最需要的,可能已经是关心自己的命运,更何况,本来就已有朝不保夕的感觉。

有一点很重要,那么多年来,事实上中产阶层已经建构出他们的自我认同了,不再需要通过消费,通过某些商业味极浓的文化趣味去建构自我。换句话说,他们不再需要把自己展现于整个社会的面前让别人来认出自己,而是已经可以静下心来,在精神上,在身体上去提升自己,生活进入了一个静态。所以,跑步健身、中医养生、对孩子进行不同于应试教育的教育,渐成中产阶层的集体选择。这是一种比较自然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他们在重新建构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并希望能够走得更远。

他们能够走得更远吗?这种存在的新常态,是在中产阶层作为一股社会和经济力量,在找到推动整个社会向前的新的方式前,所出现的一个自我提升阶段吗?答案在心中,在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