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我转

 
 
 

日志

 
 

日本史学家确认中华文明来自西方  

2014-08-17 20:34:18|  分类: 科学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小兵:最近日本史学家宫本一夫谈了他所写的《中国通史》,其中有不少观点与中国现代史学不同,今天特别请您谈谈对其中一些观点的看法。

恩格尔:宫本先生的研究角度其实与西方对于中国历史研究是一样的,他们从西方的世界体系论看问题,而且日本历史学家研究外国历史都懂多种外国语言,尤其是蒙古文与波斯文,这在中国是没有的。日本史学家都有一种特别的“欧亚大陆情结”,潜意识中把日本、蒙古、中亚和欧洲历史打通连贯起来,同时十分注重旧石器时代到青铜器时代的历史研究,这也是中国史学界十分缺少的。宫本先生把多类主要工具和作物,比如轮子、车子和许多庄稼,都看成是从西方进入中国的,是北方文明对中原文明的贡献,可见他也是“中华文明西来”论者,这是还原历史本来面目。这点从人类DNA分析已经得到证实,西方人五千年前就从新疆进入中原,带来了形象文字和青铜冶炼技术。最近新疆出土了一条3300年前的西方人穿的裤子,和现代裤子差不多(见图)。相比之下,在中国历史学界,大家都在紧跟政府号召,如今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民族主义热潮中,到处是“精忠报国”和“岳飞崇拜”,这无疑是一种对历史的阉割心态。三十年前我刚从德国到北京,那时人们在学校里还讲国际主义,讲白求恩,人们的心是对世界敞开的,而如今我来到中国,表面上外国东西玲琅满目,但人们内心把外国看成是民族主义敌人,把外国企业看成是来掠夺中国的,把西方看成是分裂中国的主谋,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自保情绪,谁不认同就被贴上汉奸标签。我的记忆中,德国也有过类似的一段历史,那就是日尔曼民主主义,一战后它逐步转变了了希特勒的国家主义。回顾起来,这种民族主义思潮在中国有它的独特脉络,不论你是左派或右派,甚至是自由主义还是集权主义,统统必须被民族主义所裹挟其中,你才能在中国找到听众。更令人惊讶的是,无论老马克思主义还是儒家,还是改革开放思想,也统统被打包到民主主义这个大旗之下,这在中国形成了一种统一的审美情绪,你会被问“你今天爱国了吗?”,一个女孩被问什么是人生最美时刻,竟然回答“看到五星红旗飘扬”,这意味着这种民族主义正在成为一种特殊宗教情怀,任何相关的内容都将被无条件接受和承担。德国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是这个样子。话说回头,这种民族主义来自对于历史的阉割,宫本先生写这本书是要让日本青年读,也让韩国和中国青年读,这些青年一代都在被各自国家的民族主义宣传毒害着。

那小兵:您认为民族主义思潮的来源是什么,如何在历史研究中获得思想武器驳斥这种思潮,这对于未来中国社会发展有何益处?

恩格尔:当前民族主义思想热潮的背景是政权接班格局,本届政府所要突出的就是“革命本色”,这种红色代表着新世代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基于这种格局,马克思主义不能解释的社会公平问题成了一种民族矛盾问题,儒家封建伦理竟然也成了民族历史的荣耀,左派思想原来是追求社会公平的,但如今也成了爱国主义“反贪”思想,右派的自由主义被边缘化成了“汉奸主义”,一切对于历史的无知都可以从民族主义中找到现成的答案,一切对于社会经济的难题都可以归咎于外来势力的阴谋,一切落后与愚昧都可以用民族主义扭转为高尚民粹,这就是当今民族主义成为“万能膏药”的根源所在。但是,这所有的一切无法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依然无法摆脱“异治”的基本权力格局。这个问题我早就谈过了,它从秦朝就开始了,一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帝国体制和帝国文化就是以此为根基的,秦国灭六国摧毁了中国多元化的封建制社会,满清灭五族独霸中华掏空了仅剩的乡村自治,如今的集权一党制度这些都没有了,民族主义恰好成为一个名存实亡帝国文明的替代品,用一个马甲当成了虚构的伟大文明体。宫本先生是日本人,日本自古以来没有真正被蒙古满清异族征服过,在心态上也就不去刻意回避这个痛处,他所写的也就更加客观些。相比之下,中国的史学一是单纯依赖考古,考来考去就是在中原地区打转,二是依赖文字考据,考来考去就是在汉字古字中打转转,更不用说研究吐蕃和突厥历史了,稍稍偏离就担心批判,至今不敢谈南北朝,至今无法读懂蒙文满文波斯文,因此在自觉不自觉中排斥掉了宫本先生所谈的“北方中国文明”的概念。当然,这必然导致中国历史学纠结于“南北之争”,西方认为中国文明是从西方来的,这在世界体系论中得到了广泛证实,日本史学家接受了这种观点,但中国人认为这抹杀中国五千年文明自我中心论,硬是去虚构了一套所谓的“五千年文明不断”理论。你把西伯利亚草原文明和中华农耕文明对立起来,硬把红山文明也拉入中原文明,结果,按照种理论逻辑,人们就得出了“崖山之后无中国”和“满清之后无中华”的结论来,这就是理论上的自我矛盾造成的作茧自缚。如果中国人抛弃“岳飞崇拜”,包容“北方中国”这个概念,这种理论困境也自然解除了。这种历史包容性将会导致对个人的包容性,认同各族公民对于国家的重要性,进而延伸到世界大同的心态上,从而杜绝民族自卑感。如果以为可以通过制造民族仇恨获得国家统一向心力,那么必将陷入更深的血统论和阶级论陷阱,这就是“异治”模式的病根所在。在现代历史语境下,“异治”就是一小撮人凭借血统优势和意识形态地位统治一大帮人,定然挑动一批人打另一批人,最后让整个社会呈现出破碎化,人与人之间离心离德,不得不更加依赖金字塔尖的集权统治,这无疑是民族主义现实中的出发点和目标点,因此,对抗民族主义的最好武器就是民主宪政,承认个人的公民权利,还政于民。

图:3300年的裤子,出土地点在新疆。

日本史学家确认中华文明来自西方 - 老帅 -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