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我转

 
 
 

日志

 
 

中国因何曾被西方奉为天堂  

2014-11-02 09:16:00|  分类: 旧事重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写于2012年7月,最近读完历史法学派的一些著作,其中有关民族精神的论述,让我想起两年前写的一篇小文,虽然没什么联系,还是分享给大家——2014.10.31)

最近在研读日本京都学派学者宫崎市定的一本史学著作《东洋的近世》,读到一段话,感触颇深:

欧洲历史的发展,历来是以基督教和西亚伊斯兰教思想的对立为契机,基督教的世界与伊斯兰教的世界持续敌对。在不是盟友便是敌人、不是神就是恶魔的对立世界中,要出现人类普遍的、共通的人道主义十分困难。

但是自从欧洲开拓了直接驶往东洋的航路后,发现了第三个世界,认识到了有人不属于基督教、也不属于伊斯兰教,非敌人也非盟友。他们不是因为野蛮而中立,而是有着高度的文明,同时是没有基督教、也没有伊斯兰教的一个中立世界。对于因为宗教而长期感到无益之苦恼的欧洲人来说,这个世界所推行的儒教世界观是值得羡慕的。于是,他们把它理想化空想化,让它承担起打破欧洲现状的革命的角色,并非不可思议。(宫崎市定:《东洋的近世》,见《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史论著选译》,第一卷,中华书局,1979年,第238页)

这是该著作对西方近世以来形成的以“普世价值”为核心的人文主义的成因分析,这种现象,在西方社会变革的初期十分具有代表性。

从最早《马可·波罗行纪》的广为流传,在西方社会眼中,似乎相比较于当时黑暗的中世纪,中国的社会制度就像是天堂一般。在商人的眼中,中国是富庶的代名词;在政客的眼中,中国是一个无可匹敌的大国;在思想家眼里,我们百般诟病的人治社会,变成了一个“哲人治世”的理想国。

这种对东方的“制度崇拜”思想贯穿于整个欧洲工业革命的历史前奏,把东方理想化空想化,让它承担起打破欧洲现状的革命的角色,成为打破社会现实的有力参照物。

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西方社会的变革由量变产生质变,用坚船利炮打倒东洋的“理想国”之时,对东方的“天国幻想”总算被完全打破。甚至在鸦片战争胜利之后,英国国内依然有不敢置信的声音,几百年印象中的“庞然大物”就这样被自己轻轻地推倒了?

这种“天国幻想”的思潮在1911年版的《牛津简明英文词典》中还能找到一些遗迹:“东方,是指光芒四射的、闪光的(绸缎)、高贵的、兴盛的、光明的所在,是宜居之所,是理性关系的确立,是朝向,是确定自我方位的所在,朝向东方。”

其实在鸦片战争之前,随着社会变革的演进,就已经有西方的思想家指出这种“天国幻想”的不实之处。随着社会的发展,西方文化界逐步建立一种属于西方的自信,从开始低姿态“谦卑”地学习,到后来居上,特别是当时的部分人群在了解中国实质上的情况后,更是佐证了这种自信。

历史很有趣,俗话说:“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原本被崇拜的对象——中国,却走上了一条与西方兴盛完全不同的衰落之路。在国门被坚船利炮轰开之后,见识到了西方的文明,抛弃了“普天之下我老大”的姿态。

从开始只学习西方技术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到后来全面学习西方制度的过程,其实就是逐步确立对西方的“制度崇拜”的历史。这种制度崇拜自确立以来,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历史其实是在不断重复的,欧洲历史自中世纪开始流行的“制度崇拜”再次于中国的十九世纪开始上演,一些学者甚至将这种崇拜泛化为“国民素质的劣根性”,其恶劣影响时至今日仍未谢幕。

比如前一段时间流行的一个段子:中国大学离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有多远:一位学者访问德国校方“你们大学怎么没有看到围墙和门卫?校方回答:“我们不理解什么是闲杂人员,任何人都有权来大学参观、访问、听课。至于外校学生或其他人来听课,我们都欢迎。我们也无权拒绝任何人来大学听课,因为他们是纳税人。

这段话在微博上反响热烈,人们纷纷驳斥现在的教育制度。可是一位在美国留学的网友却站出来调侃:建议把中国大学改成美国大学一样可行,因为美国的大学绝没那么容易让外人蹭课!你没交学费凭什么让你来听?连访问学者都得先和教授预约才能进教室。并戏称这已经是老段子了,以为德国一处学校就是普遍情况,以为现在还是留学生甚少的80年代,可以信口开河。

而像“中国大学离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有多远”这样的空想化和理想化西方社会的例子,在我们的生活中每天依然在不断上演。

对比工业革命前的欧洲和十九世纪以后的中国,可以发现在社会变革过程中,人们总是愿意找一个原本社会之外的第三者为参照,把它理想化空想化,让它承担起打破现状的革命角色,用这样的“天国幻想”作为社会变革的感情动力,似乎成为一个社会逐渐变迁的历史共同现象。

西方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步建立起独属于自己的自信,最为典型的就是“欧洲中心论”和“西方先进论”。在西方文明兴起之后,之前被“天国幻想”所批驳得一文不值的本国过往历史被重拾起来,给予新的解读。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由感性而理性,社会发展也是如此。西方社会在变革的过程中,逐渐摆脱对东方制度的崇拜,树立自己的自信,后来居上,对东方有了越来越多的理性认识。原本辞藻华丽的“东方”一词,在1980年出版的《剑桥美语词典》中,其释义悄悄地变成一句极为短促的话:“东方,指中东的东部,尤其指东亚。”一个词条的百年变迁,折射着社会变革由“感性崇拜”到“理性认识”的潮流大势。

而今天的中国,却一直沉浸于十九世纪以来的“制度崇拜”,当今的不少学者盲目地崇信西方制度的先进,依然在不断的“理想化”一些西方的社会制度作为抨击现实的有力武器,却不知道不只是他们在与世界接触,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向了世界,中国与世界的交流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的人亲身接触西方社会,能够更直观地看清楚西方社会究竟“理想”在哪,对比现在所流行的一些“天国幻想”的思潮,人们对于西方的文明看法越来越客观。

百年来“崇拜西方”的历史,已经让我们足够认识到西方社会的优势之处。我们学习西方的理由已经足够充足,用“理想化”、“空想化”的手段只会适得其反,从来没有一个自卑的民族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一历史阶段应当告一段落了。现在需要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应当开始建立属于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自信,从西方社会文明崛起的历史来看,这是社会变革道路上的必经之路。(文/刘典)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