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仅存的文职老帅

我转

 
 
 

日志

 
 

刘文典:不一样的疯子  

2014-11-26 10:54:30|  分类: 旧事重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子章太炎、疯子黄侃、疯子刘文典、疯子陈子展……那个年代产生了这样一大批的“疯子”令人叹为观止。他们的“疯”缘自他们“大学问”和“真性情”,这尽是些“谔谔之士”,他们的精神和气质,后世望尘莫及。一个不能产生狂人,或不能容纳狂人的时代都理应受到质疑。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知识界活跃着一大批至今令人心仪不已的宏学巨儒。他们的魅力不仅在于他们那经天纬地的学问、汪洋恣肆的才华,更在于他们那傲骨嶙峋的风度、舍我其谁的自信。换句话说,他们不仅是学术中人,更是性情中人。
    刘文典就是这样的人!
    刘文典是我国民国初年的学术大师,20多岁便进北大做起了教授,写成《淮南鸿烈集解》、《庄子补正》,名噪一时。与当时的许多文化名人一样,刘文典也自视甚高,一般人——尤其是政界权贵——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包括蒋介石。
    1928年的一天,蒋介石到安徽大学看望莘莘学子,借以表示自己“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当时,刘文典任安徽大学校长,省政府遂急忙通知刘文典安排学生夹道欢迎“北伐名将”蒋主席。看完通知,刘文典漫不经心地将通知扔在痰盂里,继续打他的麻将去了,还幽了一默:“我手中‘将’这么多,还稀罕他那个‘将’?”
    当蒋介石来到安大那天,预料中的彩旗飘扬、口号震天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连学生都没碰到几个,碰到的也一脸茫然,根本不知是何方神圣驾到。蒋介石心中很不高兴,可还是强撑着冷冷清清地“视察”完安大。
   第二天,蒋介石马上召开省政府扩大会议,刘文典当然在出席会议之列。开会时间已过,这位校长大人才姗姗而来,还出人意料地穿着长袍马褂。
    蒋介石一看气不打一处来,拍案大骂:“刘文典,你看看自己像个什么东西?简直一个封建遗老!”刘文典反唇相讥:“蒋介石,你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纯粹一个封建军阀!”蒋介石气得下令将刘文典抓起来,要枪毙他。幸亏有国民党元老蔡元培出面说情,声称刘文典有精神不正常的老毛病,这才作罢。
    刘文典是一位有真才实学的教授,他师从名人,学有专攻,其《淮南鸿列集解》、《庄子补正》、《三馀札记》、《读〈文选〉杂记》都是不朽著作。1916年他27岁时,即被聘为北大教授。“五四”运动前后,担任《新青年》杂志英文编辑,介绍叔本华等哲学著作,译有《进化与人生》、《进化论讲话》、《生命之不可思议》等。
    他是一位学贯中西的大学者,不需要借助学生的成就作为自己“吹牛的本钱”了。他用“吹牛的本钱”说明学生已超过教师,对学生寄予厚望,能使后学更加勤奋。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这叫做皮格马利翁效应,即期望效应。此外《庄子补正》一书,刘文典请陈寅恪作序,嘱陶光用毛笔题封面,这是老师对学生最高的尊崇,是权威教授的鼓励。陶光每谈及此,都喜形于色,感谢老师的厚爱,研究学问更加勤奋。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白璧微瑕,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刘文典当然也有他的缺点。表彰前贤优点,可以树榜样;品评其缺点,也可以戒后人。
    刘文典先生的最大缺点是固执偏见。他反对用标点符号。如他的名著《庄子补正》,功底扎实,一字不苟,连陈寅恪大师读后都叹曰:“先生之作可谓天下之至慎矣。“证明刘先生治学谨严,无可厚非。但他反对标点,又坚持用文言古句,无古文根底者,阅读困难,有人劝他即使不用现行的标点符号,也应该用圈点分句,使读者容易读通,便于理解。他说,既读不通,何必读呢?
    在生活习惯方面,他是西南联大唯一吸鸦片的教授。他公然赞美“云土”为鸦片中上品,又因为他喜云南火腿,故有“二云居士”、“二云先生”的称号。传说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大结束,三校复元,他是有资格回北京清华大学任教的,他因为留恋“二云”,甘愿留在云南大学了。好在刘先生承认自己吸鸦片,但劝同学不要吸鸦片,他曾有所悔悟地说:“我因体弱多病,初因治病染上了恶习,又因为政府腐败无能,任敌侵略,国将不国;又因小儿早殇,悲痛欲绝,国难家愁。吸毒即慢性自杀啊!劝诸君切勿染此恶习。”
   昆明解放时间较迟,从已解放的省市传来许多于刘文典不利的消息。如满脑袋封建主义的老头子要整;鸦片要彻底消灭,鸦片鬼要整。与刘文典有师生友谊的或其知心朋友为刘文典担忧,被刘文典嘲讽过的人幸灾乐祸,要看这爱骂人的老头儿怎样过关,批封建主义思想这一关怎能过得去。几十年的老烟瘾,可能过不了戒烟的鬼门关。
   昆明解放了,在刘文典身上出现了奇迹。思想改造他比较顺利地过了关,承认缺点很多,并无罪行;鸦片也彻底戒掉,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多次宣称“处于反动统治的旧社会,走投无路,逼我抽上了鸦片,解放后,在共产党领导下,社会主义国家蒸蒸日上,心情舒畅,活不够的好日子,谁愿吸毒自杀呢!”他多次说:“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我‘再生‘了。”
    李广田当了云南大学校长,口口声声称刘文典为“老师”、“刘老”。开大会请刘老坐前排,开座谈会请刘老先发言。学校评职称,他被评为一级教授,并任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后是刘文典先生一生中最积极乐观的一段时间,但他不幸于1958年去世了,享年69岁。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